“酷派要活下去。”8月16日,久未露面的酷派CEO刘江峰对媒体说。

自第一大股东乐视危机爆发以来,酷派陷入高层出走、银行追债、销量亏损、被房地产公司收购等一系列传闻。但最终于8月16日发出了一再延期的新品CoolM7。

全天候科技获得的当日刘江峰对渠道商的讲话稿中,主要表达了两层意思:第一,酷派国内业务并未重组,在中国区和全球的手机业务会坚持下去。

有酷派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,目前酷派的研发、市场各业务部门仍在正常运转,并取得了部分运营商和渠道合作方的支持,酷派信息港的施工也未停止。

第二,乐视与酷派正在切割。刘江峰强调,“乐视是乐视,酷派是酷派,这是两个公司”,目前双方无业务合作,只剩下股权关系。

酷派与乐视切割、人员减半、谋求百亿土地变现-ZeroHedge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受乐视危机连锁反应的波及,酷派资金与经营状况已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。

据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,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,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.16亿元,同比下滑约52%,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,偿债压力加大。

刘江峰坦承,酷派要想活下去,需要几个亿的资金周转,且目前的股东结构必须调整。截至目前,第一大股东乐视持有酷派28.87%的股份,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占股9.23%,贾跃亭仍为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。

数亿元资金缺口下,酷派乐视切割

眼下,资金问题是酷派的燃眉之急。刘江峰称,“乐视的事情(资金链危机)以后,银行把酷派的授信全停了,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”。

7月27日,酷派公告称收到了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民事起诉状,要求偿还本息共8000万元,这笔贷款的约定期限是8月15日。

酷派的资金紧张还来源于供应链的压力。刘江峰指出,酷派现在与供应链谈合作都是现款支付,“现在(酷派)选择供应商,不是谁做得好选谁,而是谁愿意跟我做我用谁”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渠道商对全天候科技表示:“一些供应商和酷派、乐视手机的合作是同步的,乐视资金危机极大影响了他们对酷派的态度。”

过去一年,刘江峰主导下的酷派产品极具乐视风格,如2016年12月发布的旗舰机COOLS1就内置了乐视体育、直播等视频内容。

但据酷派方面告知,鉴于乐视手机目前的情况,酷派与乐视手机的业务合作已停止,新发布的M7也放弃了此前沿用的乐视EUI系统,而采用了自家全新定制的JourneyUI。不过,M7中依然内置了乐视视频APP。

酷派究竟需要多少资金?据全天候科技了解,目前酷派的自有资金还能维持每个月几十万台的出货量,酷派在美国市场获得了不错的反馈,6月上市了一款新品,每周销量超过10万台,回笼了一定资金。

但酷派有限的资金对新品的量产和推广造成了很大压力。在对M7的销售预估时,有经销商给出了50万台的数字,但刘江峰坦言这需要好几亿元的物料,如果没有资本,酷派顶不住50万台的供应链成本。

刘江峰也多次强调,现在酷派的情况,几个亿就能盘活,但无奈资金仍未到位。

上述酷派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,酷派几个月后还有发布一款主打全面屏的旗舰级新品的计划,但是否成行还要视资金情况。

手握百亿土地,“酷派是拿着金饭碗讨饭”

尽管面临数亿资金缺口,但刘江峰表示,中间也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解决资金问题:银行方面的增发一直在努力,更为重要的是,酷派手上有价值100多亿的土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酷派创始人郭德英2008年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,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,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。

对此,刘江峰回应称,为了解决资金问题,“大半年前就开始与一些地产公司和实业公司谈过(卖地),数量不下十家,但董事会过不了”,刘江峰无奈的表示,“酷派是拿着金饭碗在讨饭”。

但刘江峰并未否认地产变现的可能性,他表示,最终如何敲定需等待正式公告。

8月初,市场传闻酷派国内业务将重组转型房地产,乐视正在与多家地产公司谈判,包括恒大、碧桂园等。

据第一财经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称,“贾跃亭是希望卖给碧桂园的,以联合开发的形式,每年收取租金”,不过,酷派的股东不太同意相关方案,所以一直没有谈拢。

后据媒体报道,收购酷派的是深圳的京基地产,后者看重的是酷派在深圳南山区的土地。对此,京基地产方面对全天候科技回应称,并未听闻上述收购事宜。

削减人员,全面收缩国内市场

出售土地缓解资金压力未果,酷派不得不开源节流,全面收缩国内战线和在渠道上进行调整。

据了解,酷派上半年解约了数百名即将入职的校招学生,大量员工也纷纷离职,相比原先将近3000人的规模,目前仅剩下一半多。此外,酷派全国促销员也已从3000-4000人缩减到700-800人。

对此,刘江峰表示:“人力是资本也是成本,身体不好不能背太多东西。企业恢复正常了,人自然还会回来。”

另外在整体战略上,海外将成为酷派的优先项,中国市场投入将有所减少。“说是缩减,实际上是针对现阶段酷派在市场投入进行控制,目前的重点放在海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。”刘江峰说。

旭日大数据研究总监李春丽表示,2016年酷派手机的国内出货量接近1400万,全球出货量约为1700万台;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出货量为160万台,全球出货量270万台,酷派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占比从82%降到60%。

在中国市场,公开渠道、运营商渠道、电商渠道是酷派手机销售的三大阵营。酷派集团中国区副总裁张科介绍,酷派对上述渠道进行了一些调整,重点放在其专长的运营商渠道,其次是电商渠道,社会公开渠道将选择重点省份、重点区域投入。

张科表示,酷派是做运营商市场起家的,现在仍旧是属于运营商阵营,“过去一段时间运营商有点不满意,觉得我们进步太慢了,但对我们还是抱有希望的”。据其透露,此次新品发布,酷派在广东很快拿到了运营商比较好的资源支持。

另外,酷派电商渠道也在同步推进,主要推出了酷玩系列。

刘江峰:不后悔接手酷派

8月16日,酷派发布新品,这一天也是刘江峰接手酷派整整一周年。去年的8月16日,贾跃亭通过视频的方式宣布任命刘江峰为酷派集团CEO。

彼时,乐视正处于快速扩张时期,贾跃亭携手刘江峰提出了酷派“五年内销售过一亿,市值过一千亿,手机重回行业第一”的目标。

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、曾经国产手机四强“中华酷联”之一,酷派与乐视的牵手却未令其打开局面。

“在酷派这一年,对我来说在过去的20多年职业生涯里是没有碰到的情况。”刘江峰说。但他同时表示,并不后悔接手酷派。

在酷派之前,刘江峰有着漂亮的职业履历:作为前华为荣耀总裁,他曾在华为工作19年,管理过上万人的研发队伍,一年内将荣耀手机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到超20亿美元。2015年4月,刘江峰转战生鲜电商,创立多点Dmall公司,一年后又以酷派CEO的身份回归手机行业。

回顾在酷派的历程,刘江峰不无反思,他说道,过去酷派运营商渠道走的不错,没有居安思危,运营商市场比较好的时候没有转型,不太好的时候转就有些仓促。后来回头又去做运营商,一个产品上市需要6到8个月,中间政策摇摆,产品肯定匹配不上节奏。

他还指出,“和360合资我个人认为是最大的败笔,一个整体一下切除六七百人的时候,如果平移还好,到完全不同性质的互联网企业,组织的撕裂、文化的差异,对军心的动摇是巨大的,而且酷派没落着好处,还留下一大堆库存要消化。”